章节目录 第100章 愿天无霜雪

类别:都市言情 ????? 作者:豆儿猫?????书名:人道迷魂
????天气不错,昨天几杯黄汤下肚,让起床后的淑离,整个脸都显得很肿胀。她给自己调了一大杯蜂蜜水,大口的喝了下去,又去厨房里把昨天没吃完的面包煎了煎,对付了一顿早餐。

????虽然是休息日,但是也总算能空出半天时间去好好健下身了。早上10点的健身房空空的,只有一个高高的男人在跑步。落地的玻璃窗把阳光大方的投射了进来,有些晒,但是明亮的感觉,让人心情很好。

????淑离做了组拉伸,踩上了跑步机,将时速调整到慢跑的状态,然后像平时一样戴上了耳机。

????一只宽大的手掌轻轻的放到了淑离的显示器上,她的头转向左边,看了这个人一眼,身材练的还蛮结实,一身黑色宽松的运动装,脖子上挎着一个白色的毛巾,看起来有35-40岁的样子,应该不是健身房里的私人教练。她把耳机摘了下来,双腿依旧跑着,微笑着跟这个男人打了声招呼。

????“大早上的就来锻炼,挺厉害的啊,姑娘。”

????“哦,你不也是嘛,我进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,你是每天都来吗?”

????“当然不是了,我这啊,天天要忙的事儿多了,哈哈哈。”男的说完上下打量了一下淑离,浮现出一种宠溺的微笑。

????“怎么了?”淑离觉得这眼神有些不对。

????“我看你练练线条就得了,都这么瘦了,不用运动量太大。”

????“嗯,再跑一会儿我就回去啦。”

????“你几点跑完?”

????“嗯,应该20分钟,加上我收拾的时间,可以结束。”

????“好巧,我也差不多......那,我反正开车来的,顺路送送你吧。”

????“我家很近的,也就骑个单车,10分钟就到了。”

????“没事儿的,那就这么定了。我一会去洗个澡,为了联系上,你先加我个微信吧,我们在门口见。”

????“哦,好的。”

????二十分钟后,淑离背着运动包走了出来,她没有跟那男的发消息,本想直接离开算了,却没想着男生早就收拾好在门口的椅子上坐着了。

????两个人上了车,男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他接了五分钟的电话,在聊一个关于什么食品的合作。从声音和气势看起来,这人有些强势,又有些圆滑。

????“不好意思,耽误你时间了,你家住哪儿?我送你。”

????“往前一直走,下个路口往左走两个街道就到了。”

????“哦哦,哟,现在都十二点了,真快啊,转眼我这肚子都饿了,你饿吗?”

????“有点儿。”

????“那这样吧,既然咱们都没吃,那就一起吃个饭吧,刚好我朋友在附近有家火锅店,特别好吃,你一定得尝尝。相信我,是不吃会后悔的那种。”

????“听起来好像还不错。”

????“得勒,咱们走起~”

????就这样,俩人非常自然的从健身房聊到了火锅店,初次见面,却意外的发现没有尴尬,没有冷场,你说的我会笑,我的小动作你看得懂,在成年异性的交往里,这已经是非常的难得。可现在让淑离有些顾虑的是,坐在她对面的这个叫做林峰的男人,毕竟不是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孩,他那种露一半,掩盖一半的特殊气质,那种一眼看不透的情绪,让她的心里产生了许多小小的疑惑。

????淑离喝了一口茶,看着火锅里翻滚的肉片,眼睛一眨一眨的。

????“你的侧脸很漂亮,是个气质美女。”

????“那你说我正面不好看吗?哈哈。”

????“正脸......我还没好意思盯着你看呢。”

????两人的眼神这时刚好碰撞在一起,淑离只觉得心跳有点快,但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
????“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,”林峰的身子往后靠了靠,继续说道:“我离过婚。”

????“哦哦,”淑离依旧保持着优雅的微笑,但心里明显失望了一些。

????“那我还能跟你做朋友吗?一起吃饭,一起健身?”

????“可以啊。”

????“好的,今天跟你吃饭特别开心,我很久没这么开心了,下次带你去吃别的,你可不能拒绝哦。”

????淑离点了点头。

????林峰将她安静的送到了小区门口,然后就走了。回去之后,淑离的手机里没有收到更多的问候,也许,这也是成年人之间心照不宣的一种路数,她虽然觉得有些遗憾,但是也没有太放在心上。工作的事情已经够占用她的心力了,况且这个快步入中年的男人,一个做生意的,自然棘手的事情不会比她少到哪里去。现在越来越觉得,谈恋爱就是一种奢望,尤其是在这物欲横流的城市里,独善其身已经不易,能够静下心来谈感情的,恐怕是天赐的缘分才可以。

????晚上十二点,淑离在网上刷着无聊的肥皂剧。长期不规律的工作让她已经没有了正常的作息,有时候即使想睡也不一定能够睡着。明天《梦境追凶》的成片就要出来了,但是现在主要的审核的人之一已经由她变成了雅婷,所以最后节目要改成什么样子,她说了并不算。尽管如此,淑离还是不能够气馁,因为起码,她还要对得起小志,对得起当事人。为了他们,也要认真努力的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。

????大斌因为肩颈长期扛机器的原因,得了中度的劳损,现在一周要去中医馆做两次牵引。电视台的工作就是这样,相对比现在的新媒体来说,电视台地位听起来是高一些,毕竟是体制单位。但是人员关系冗杂,干的活儿也多,工资少还少的可怜。一直以来,大斌对淑离从实习开始,就是心生疼爱的,可是在这个特殊的环境里,考虑到在一个团队,为了将关系维持的长久稳定,只能装作漫不经心,在一个适当的距离里关心着她的感受。可是另一方面,淑离的心里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化学反应。说来奇怪,她自己喜欢一个男人的点都是很奇怪的,不是帅,不是有钱,也不是包容,而是,她希望这个男人能透过光鲜,看到自己身上的所有不堪,脆弱,还能依旧想要守护不美好的那个自己,说来,这可能是一种内心深处自卑的缺乏安全感的表现。在她眼里,大斌是可爱的,工作的时候他是最好的拍档,但是生活里,她需要另外一种人,具体是什么样子,她自己都不知道。

????节目终审的很顺利,两期都已经播完。警察也在播完第一期之后,根据群众线索找到了李红梅的下落。李红梅于本月的13号凌晨4点冲入某高速公路段捡饮料瓶时被卡车撞死,事故判定为司机无责,小志这下子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孤儿。淑离这几天有往福利院打过电话,但是负责人每次都说,小志不想接她的电话,他现在很好,不用担心。

????人在一次次的受挫中,直到事情失去掌控的时候,才会承认自己的软弱和无力。

????晚上,淑离下班回到小区,在小路上看到了自己隔壁的邻居女孩小贾,又挽着一个新面孔的帅气男生,有说有笑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。小贾稚嫩的下巴开心的抬着,似乎觉得换男友的速度让自己看来很有魅力。传达室的大爷叫住了淑离,说有快递放这了。淑离打开箱子,里面是一束香槟色的玫瑰,但是并没有写署名。她走到家里把花剪好,插在了玻璃瓶里。花束不大,没有配花,看起来很老派。她约莫猜到了是谁,就在这一秒,她的微信响了一下,蹦出来这么几个字。

????“那个,花应该收到了吧,我不太懂这些,刚好路过花店就买了。”

????微信是林峰发来的,见字如见人,语气非常平稳。

????淑离想了想,写到:“收到了,颜色很漂亮,谢谢你的花。”

????“我的荣幸。你太瘦了,晚上要多吃饭,才有力气减。我在外面饭局,先忙。忙完聊”

????“好。”

????10点,淑离给大斌打了个电话,问了问身体情况。大斌这几天不用外拍,可以先放松一阵子了。11点她洗完澡,去阳台抽了一根烟,然后回来又开始码字。枯燥而重复的生活有的时候真的让人厌倦,但是成年人是没有权利像小孩子那样任性宣泄自己的情绪的,随着年岁的增长,人会变的越来越沉默。

????’哔‘,微信又响了起来,这次弹出来的,是一个语音请求。

????“喂?”

????“还没睡吗?”

????“本来,要睡的。”淑离的声音变的温柔了起来。

????“我饭局刚结束,抱歉。我刚好开车路过你家附近,方便出来散散步吗,透透气。”

????“嗯......好,不过我不能太晚,不然就要熬夜了。”

????“没问题,就十五分钟。”

????深夜的街道很安静,林峰和淑离的影子随着路灯的光,时而变深,又时而变长。

????这是彼此的第二次见面,因为彼此没有太多的了解,还是有些拘谨,一路上,大家都没有说什么话,只是安静的走着,保持着普通朋友的身体距离。

????淑离现在的脑袋已经有些疲倦,她打了下哈欠,闻到了林峰身上那些许的酒气。

????“看!梧桐树耶!”

????“梧桐树有什么稀奇?”

????淑离拉着林峰的手臂,走到这棵孤零零的,并不高大茂盛的梧桐树底下,然后撒开了手。

????“你把头抬起来,看上面。”

????林峰不以为然的抬起了头,哇,这个视角的梧桐花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饱满而灵动,像一个又一个的小精灵一般,树枝和树叶形成了一种巧妙的构图,向上延伸出一种叠加的,望不到头的神秘感。

????“好看。”林峰双臂抱在胸前,继续欣赏着。

????“你听过一首诗吗?仰头看桐树,桐花特可怜。愿天无霜雪,梧子结千年。”

????“哟,你这还给我背出诗了,丫头,我可对不上来。不过前两句听着,怎么那么像你现场发挥的呢?哈哈。”

????“这可是南北朝的诗歌耶!”

????“那时候就有[特可怜]这一说了?哈哈”

????“可能这首诗歌是那时候的北京人写的吧?特可怜,哈哈哈!”

????两人幼稚的笑了起来,林峰接着问:“那这首诗说的什么意思呢?”

????淑离的脸有点泛红的低了下头,然后故作放松的答道:“就是说,这个作者像我们今天这样走在路上的时候,看到了梧桐树上的花,然后觉得它们很招人喜欢,希望......希望花朵一直这么美丽,不要经受风雪的摧残。”

????陈峰笑了笑答:“愿望总是好的,可不管是人,还是花花草草,来到这世上,一辈子都得受点儿打击,不公,甚至要去抢,去拼命,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角落,安全的活着。你看咱们脚下踩着的这些已经烂掉的梧桐花,就是昨天下雨的时候败下来的。”

????淑离听着这位中年男子,并不诗情画意的理性的解释,有些忍俊不禁。这首诗本来是寓意爱情的,希望两人的爱情能像那梧桐子一样坚硬,而吾子,是吾与子相结一生,永不分离的意思,但是陈峰却完全把重点给搞错了。

????“没关系,这样也好,省着让他以为我对他有意思,故意暗示给他的。”淑离心里暗暗的说道。